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青春期催眠】(6)準备

【青春期催眠】(6)準备
本篇最后由 pinkykitty85582 于 2017-12-17 22:05 编辑
【青春期催眠】(1)开端
【青春期催眠】(2)滥用
【青春期催眠】(3)堕落
【青春期催眠】(4)暴走
【青春期催眠】(5)较量
【青春期催眠】(7)惊醒
【青春期催眠】(8)选择
【青春期催眠】(9)结局

-------------------------------------------------------------------------------------------------------

【青春期催眠】(6)準备

 第二天的计划,哦,我现在更愿意称之为,调教非常简单。事实上,大部分
时间里,我都什幺都不用做。

  林雪涵就不能向我这幺淡定了,从中午午休开始,她就一直用纠结的眼神偷
偷瞄我,不过她居然到最后也没有来找我,这多少还是让我有些吃惊。毕竟她现
在面对的可不是能用意志力抵抗的疼痛,而是人类最原始的本能之——尿急。

  我从昨天上午开始就一直禁止她上厕所,这个命令现在终于起效果了。看到
林雪涵抿着嘴的表情,我就知道她这泡尿憋的一定相当辛苦。

  当她按照我的要求,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前半个小时来到四楼走廊,看到我手
中的空的冰红茶瓶子时,眼眸中不由露出一丝轻鬆。

  而我等的就是她放鬆的一刻,没有犹豫,我立刻下了命令,「现在,立刻,
撒尿!」

  林雪涵目瞪口呆,露出惊讶的表情,而下一刻则变成了恐慌。

  她拚命把裙子的下襬拉下来挡住,但还是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腿内侧黑丝的颜
色明显变深了。再过了一会儿,一片淡黄色的液体从林雪涵的脚下扩散开来,更
是隐约可以看见一道道热气从她的下身升腾起来。

  要不是用一只手扶住栏杆,林雪涵整个人恐怕就要直接瘫倒在自己的尿上面
了。我第一次见到她如此惶恐的模样,即使昨天在厕所单间里也没有这幺夸张,
她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软弱,这是我从未在她身上看到过的感情,这让我有些
疑惑,没想到这效果居然比我想像的还要大。

  要说今天与昨天的放尿play有什幺区别,大概就是昨天那次林雪涵是做
好了心理準备,今天则没有。这出人意料的一击似乎终于击穿了林雪涵内心厚厚
的护甲,让我看到一丝她的本质。

  我微笑着把她拉出地上那滩尿的範围,「怎幺样,大小姐,这一次愿意认输
了幺?」

  难得的,林雪涵没有立刻作答,她低着头让我无法看清她的表情,但是颤颤
巍巍的身体告诉我她还沈浸在刚刚发生的事情中。

  我等了一会儿就有点不耐烦了,伸手想拍拍她的肩膀。

  但是我手刚伸出去,林雪涵就受惊似的向后退了半步,但也只退了半步就停
了下来,她马上抓住我的手,抬起头,用仍含着泪的眼睛努力瞪着我。

  「我不会输给你的。」还是那句话,虽然气势比以前弱了一大截,但最根本
的那一丝坚决却还在。

  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客气了。

  我冷笑一声,「那幺请大小姐脱光衣服吧。」

  林雪涵听到这个命令,略有些惊惶地四顾了一番,这里可不是厕所那样的密
闭空间,从大马路上都可以勉强看见四楼走廊的情景。

  「这,这里……太危险了……」

  「没关係的,你蹲下来就没人会看见了。」

  听到我的话,林雪涵抿住嘴没有答话,过了一会儿真的蹲下身来,然后慢慢
解开衣服。她这幺听话还真是少见。

  接过她递上来的衣服,裙子和胸罩,我见她停下动作就又补充道,「鞋子也
要脱掉哦。」

  当林雪涵指尖触碰到鞋子的时候,如触电般地又缩了回去。我定睛一看,原
来鞋子上也都沾满了留下来的尿液,我估计甚至有不少流到鞋子里去了。

  其实林雪涵原本就算失禁也不至于这幺狼狈,因为胯下那部分之前被我撕开
了,分开双腿的话,尿只会直接洒在地板上。但是她为了克制尿意,走路的时候
是夹紧双腿的,而当真正开始失禁以后,她没有将腿分开,反而本能地更加夹紧,
想要把尿停下来,结果就是大半的丝袜都被打湿了,连鞋子也不能倖免。

  林雪涵抬起头,用无助的眼神仰望我,而我则回以询问的眼神。

  于是她又一次低下头,这一回她毫不犹豫地将鞋子也脱下来了。

  当看到她递过来的鞋子上不断滴下来的淡黄色液体时,我心里有一些犹豫要
不要接过来,但身体却本能地拿住了。为了能看到这个女孩屈辱的面容,一点点
生理上的厌恶又算什幺呢。

  「好了,你现在呆在这里等我回来。」

  「等等,我这样呆在这里……」林雪涵颤抖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安。

  「没事的,这个时候没人会过来的。」

  林雪涵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但她不接受又能怎样,她的衣服都在我这
里,我要走,她这样子也不敢跟上来。

  瞄了一眼身后林雪涵瑟瑟发抖的身影,我就这幺淡定自若地离开了走廊。这
当然是有风险的,甚至比昨天在厕所单间的时候更大,但是如果不承担这种程度
的风险,大概是不可能令林雪涵屈服的。

  又一次来到天台,我将自己的包和林雪涵的衣物放好,其实这一趟不来也不
要紧,但林雪涵湿掉的鞋子必须得晾乾,否则容易被人发现端倪。

  再一次回到四楼走廊时,林雪涵还是蹲在同一个地方,以同样的姿势瑟瑟发
抖。当看到我的时候,那脸上的表情分明透露出一丝安心,想必今天之后,她对
我命令的服从程度要提高一大截。但我可不满足于此,一定要让她彻彻底底地服
从我才行,这已经不是我需要这样了,而是我想要这样。

  用俯视的眼神看着她,我微笑道:「来,现在跟我走吧,大小姐。」

  林雪涵露出疑惑的表情,「走?要去哪?」

  「你跟着便是了。」

  她抿着嘴,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样子,「我这样……怎幺走啊?」

  「没关係,蹲着不也能走幺,实在不行,就爬吧。」

  听到「爬」这个字,林雪涵又沈默了下来,但也没有跟上来的意思。

  于是我「好心」劝道:「唉,大小姐,你又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呢。向我认个
输而已,其实也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啊。」

  林雪涵还是低着头没有答话,但过了片刻就这样半蹲着身子走了过来。

  既然她执意如此,我当然乐得带路。

  半蹲着走路的速度终究要慢一些,直到进了楼道,林雪涵才敢站起来,我这
才能加快脚步,要是拖到考试结束就完了。

  我没敢去2楼,那样风险太大了,所以这次只用到3楼就够了。

  当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看我停下脚步,林雪涵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她大概
想不通我停在这里是干什幺。

  我们现在就在3楼厕所的门口,不过我完全没有要走进去的意思,反而转向
边上的扫除柜,这个东西主要是存放专门用来清扫厕所的拖把。直到去年,拖把
都是直接放在厕所边上的,也没有专门準备个柜子,但是后来有人在奔跑时被倒
下的拖把桿绊倒,结果摔了个轻微脑震荡。结果在家长的抗议下,厕所前面就多
出了这幺个柜子,除了拖把,也放放其他乱七八糟的杂物。

  我打开扫橱柜的门,将里面的拖把拿出来,然后给林雪涵作了个请的手势。

  林雪涵完全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露出惊愕的表情。

  「你,疯了……」林雪涵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压低了声音的,这里可不是四楼,
边上的教室里就有一群人在考试。

  我笑了笑,没有答话,只是继续维持着之前请的手势。

  反正我是做出一副铁了心要让你进去的态度,反正僵持在这里的话,她心里
肯定比我更害怕。现在这个时间点,离考试结束也就十来分钟了,有几个人提起
交卷也不奇怪。

  狭路相逢勇者胜,之前我太过小心谨慎,所以才被林雪涵毫不在意的态度压
了一头,但当我现在表现出无所畏惧,林雪涵反而成了弱势的一方。

  林雪涵还是和我僵在扫除柜的前面,但是随着时间不断流逝,边上的教室渐
渐传出走动的声音,她终于淡定不下来了,最后还是主动走进了这柜子里,甚至
不需要我拿认输来相逼。

  我分不清这是我的命令起了效果,还是林雪涵自身的选择,但又有什幺关係
呢,反正到了最后,我的命令就会是她的意愿。

  看她彻底走了进去,我也就直接关上柜门并且锁住。日本的h漫画里常会有
一男一女被锁在柜子里的情节,我本来也是想尝试一下的,但奈何这柜子装进一
个人就已经很勉强了,两个人的话估计比沙丁鱼罐头还要挤。

  把林雪涵一个人留在柜子里,此间的风险比昨天让她一个人光着身子上天台
更大,究其根本,就是这扫除柜是可以从外面打开的,聪明才智和机敏灵巧都起
不了作用,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运气。但我还是这幺安排了,主要是留给我的时
间不多了,我不知道林雪涵要花多久才能了解催眠,又要花多久才能意识到我并
不能完全控制她的身体,但是我决定速战速决,明天就要分出个胜负,所以今天
多冒些风险也要将她好好敲打一番。

  当然,我也有好好调查过,厕所的清扫一向放在放学以后,之前基本是不会
有人打开扫橱柜的。不过我也不能保证不会有谁今天突发奇想去开一下,或者需
要用到扫橱柜中的拖把,就像我所说的,一切都交给运气决定。

  剩下的事情还有不少,迫在眉睫的就是四楼的那滩尿,于是我拿起拖把走向
四楼,顺便把林雪涵一路走来留下的脚印擦掉。

  处理了这码事后,我把拖把也放到了天台,要是被人看到拖把放在外面然后
拿回扫除柜岂不就麻烦了。

  然后我乘着铃声还未响起的那一点点时间赶往下一个地点,那里还有一件很
重要的準备工作等着我做呢。

  说到底,这两天我做的都只是準备工作,为的就是能在明天将林雪涵一举击
溃。下了那幺多命令,虽然仍不能使她屈服认输,但是她对我命令的服从性却是
大大增加。这些都是为了让她明天能好好服从我的命令所做的準备,而我自身也
需要对明天的事情做些準备。


  花了些时间,我才赶到目的地。此时,考试结束的铃声已然响起,想到林雪
涵呆在扫橱柜里担心受怕的表情,我心里一片火热,腹间的肉棒也随之充血膨胀。
平时这样确实不太好办,但此时此地正需要这样。

  我现在所处的还是一间男厕所,但是这里已经不在教学主楼了,而是在科学
楼。所谓科学楼,其实就是物理、化学、生物的各种实验室所处的地方,学生也
就只有做实验的时候会来,平时倒有些老师常驻于此,但现在大都跑去监考或是
批捲子了,所以整幢楼基本上算是空无一人。

  当然,在这个厕所里,有一个人早早地就在等我了。

  我敲了敲厕所一号单间的门,「抱歉,没让你久等吧。」

  门马上打开,露出里面陈老师有些发红的脸蛋。就算在催眠的效果下服从我
的指令,让她一个人呆在男厕所里还是有些难为她了。

  「没,没事情,老师也才来,不久。」

  「为了我的授课,要打扰你工作,真是抱歉啊。」

  「啊,没关係的,英语试卷也批完了。」

  哦,英语居然已经批完了?不过答题卡都是机器批得,速度确实应该比较快。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于是问了陈老师一件事。

  「哦,你说林雪涵啊,当然是年级第一啦。」

  可恶,昨天早上明明让她考试的时候喝尿,居然这样还能考年级第一,果然
不是可以小看的对手。

  啊,所以明天的调教才有意义啊,我无意识地扯出一个笑容。

  陈老师有些畏惧地看着我,我这才想起来眼前还有事要做,为了明天的调教
工作,可要做不少準备呢。

  「那陈老师,开始上课吧。」

  「啊,啊,好的。」

  她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那我们先複习一下之前的内容吧。」

  接过她脱下来的衣服,我将其放在事先準备的袋子里,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
陈老师已经彻底接受了赤裸教学这件事,所以现在即使赤身裸体站在我面前也并
不是很羞涩。

  她先是用左手翻开自己的小穴,右手指着其外围的大阴唇。

  培养出这种上课风格的我自然知道她的意思,直接念出了这个英文,「la
biamajora。」

  她又将手指移向内侧的小阴唇。

  我立刻答道:「labiaminora。」

  最后,她指向了小穴上方那颗小小的阴蒂。

  「clitoris。」

  陈老师满意地点点头,「很好,看来前几节课学的知识都记住了。」

  面对夸奖,我回以微笑,摸了不知道多少遍,自然都记住了。

  「老师,複习多没意思啊,什幺时候才开始教新内容啊?」

  陈老师脸红了一下,她虽然已经能够脸不红心不跳地给我展示自己的性器,
但想必对今天我要求的授课内容还是心里发憷。

  「这样啊,既然如此,那我们开始今天的教学吧。今天主要教三个新词,我
们先学第一个,anus,a,n,u,s。」

  我明知故问道:「这个单词是什幺意思呢?」

  「中文的话,就是肛门的意思。」

  「肛门?你在说哪个地方?」

  「唔,肛门就是,就是那个……」陈老师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那个拉屎
的,地方啦。」

  「哦,你在说屁眼啊,早说嘛,陈老师。」

  「张奕,你说的对,这就是那个,屁,屁眼。」对这个词,陈老师还是有些
难以启齿。

  我想要转到陈老师身后掰开她的大屁股看一下,但她立刻躲开了。

  「老师,你都不让我摸一下,我怎幺记得住这个单词啊。」

  陈老师急忙红着脸解释道:「你先等我把其他的单词也介绍一下,再一起记
也不迟啊。」

  没想到她是这幺个想法,不过这种细节上也随她好了。

  「那老师你继续讲吧。」

  「第二个单词是rectum,r,e,c,t,u,m,中文意思是直肠。」

  「哎呀,肠子的话,这是内脏吧。」

  「额,直肠的话,是从肛门起,向上大概15cm的一段肠道。」

  原来定义是这样的啊,这个我倒是真不清楚。

  「第三个单词是,enema,e,n,e,m,a,中文意思是,灌,灌
肠。」

  「灌灌肠?这是什幺啊?」

  「不是啦,是,」陈老师停顿了一下,这才把这个词好好念了出来,「灌肠,
这是一个动词,意思是在肠子里灌水。」

  「咦,怎幺把水灌到肠子里啊?」

  「这个,就是那个,通过,肛门把水注进去。」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这幺做是为了什幺呢?」

  「这个一开始主要是为了治疗便秘,但后来有些人用这个来清理肠道。」

  「哦,为什幺要清理肠道啊?」

  「额……就是涉及,肛门的性行为时,要先进行,清理。」

  「肛交是吧,这个我好像听说过。」

  没错,我今天就是专门跑来和陈老师练习肛交的。其实就个人倾向来讲,我
并不喜欢肛交,原因很简单,太髒了。如果没有林雪涵这件事,我大概一辈子都
不会尝试这件事,光是想想那是平常大便出入的地方,就觉得好噁心。

  但是现在的形势却由不得我的喜恶了,我一定要儘快完全控制住林雪涵才行。
排泄小便就已经让她这样屈辱了,不知道大便能起到多大的效果,想到那时候林
雪涵脸上将露出怎样的表情,肛交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了。

  即使是现在的我,小心谨慎依旧是一种本能,如果不知道肛交到底是什幺滋
味,到时候贸然尝试会不会出什幺纰漏?我当然在网上蒐集了不少相关的资料,
但资料终究是资料,不实践一下总是不能让自己安心,所以这才有了今天这次教
学。

  与陈老师的授课play玩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毕竟现在时间还是比较紧,
搞定了林雪涵之后自然有时间慢慢温存。

  「我懂了,老师,那我们就先从最后一个单词开始学起吧。Enema具体
应该怎幺操作呢,能示範一下幺?」

  我本来以为陈老师会拿出一个针筒之类的,但是她取出的却是一个漏斗。

  见我疑惑的神情,她不由红着脸辩解道:「你昨天才跟我说要学这几个单词,
道具都来不及準备。」

  「那这个漏斗是?」

  「这是……」陈老师吱吱呜呜了半天才说,「家里用的,把酱油倒到瓶子里。」

  居然想到把厨房用品拿来用到这种地方,我也不禁对陈老师这种生活智慧感
到敬佩,不好好使用的话可真对不起她。

  第一次灌肠是由陈老师自己示範的,先是弯下腰将屁股儘量地翘高,然后把
漏斗的尖端插进自己的肛门,最后掏出一瓶水,用彆扭的姿势将水倒进去。

  以这个姿势,陈老师应该是很难看见漏斗那里状况的,但是她倒水的手却很
稳,水也大部分都进漏斗里了。

  这样一次倒了小半瓶,陈老师才停下来,并将漏斗也从肛门里拔出来。

  「陈老师,被灌肠是什幺样的感觉啊?」

  陈老师转过身来,摀住肚子对我说,「一开始的时候,只是特别涨,但到了
后面,就是想拉肚子那种感觉了,有些疼的。」

  说这话时,陈老师的表情慢慢变地难受起来,这见效还真快啊。

  「张奕,你可以出去一下幺?」

  「咦,怎幺了?」

  陈老师红着脸小声说:「老师感觉有点想拉,大便了。」

  虽然她已经把和我做爱当成正常教学的一部分,但是对当着我的面大便大概
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吧。

  我义正言辞地说:「大便也是灌肠过程的一部分啊,我怎幺可以不好好观察
呢?」

  「但是,但是,这个很臭的,还是算了吧。」

  「没关係的,老师,我不在乎。」

  陈老师又争辩了一会儿,当然不可能说服我,倒是她自己先受不住了,最后
只能点头同意。

  就算是个美女,大便这件事也一点都不好看,而且我也不敢凑近看,要是被
溅到身上就麻烦了。倒是陈老师憋红的脸更让我感兴趣,想到明天林雪涵脸上也
会露出类似的表情,我就有点兴奋起来了。

  虽说确实有些臭,但并没有想像中那幺夸张,从肛门中喷出来的水都是黄褐
色的,但是也没有夜情病栋里那幺噁心。

  我也就随口问了一句,没想到陈老师认真回答了,「其实早上的时候为了备
课,已经弄过一次了,所以里面的那些,髒东西已经被清理掉很多了。」

  难怪感觉她的手法并不是很生疏,原来早就做过练习了啊。

  于是我又询问了她第一次灌肠时的经历,作为明天的準备。

  「陈老师,请让我亲手操作一次吧,这样我才能更好地记住。」

  稍微犹豫了一下,陈老师还是将漏斗和水瓶交给了我,然后重新摆回那个撅
屁股的姿势,还很贴心地把自己丰润的屁股掰开,将里面那朵小小的菊蕾朝向我。

  我将头凑近观察,因为陈老师事前已经将周围的毛剃掉了,刚刚也用纸巾清
理过,所以屁眼的样子现在十分清晰地展现在我面前。

  这当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屁眼,姑且不提网上的那些图片,之前和学姐她们
做爱的时候也又看到过,但这幺认真观察还是第一次。

  没有用手指触碰,我在心理上还是觉得这个太髒了。

  粗暴地将漏斗插进去时,陈老师不由地发出一声小小的悲鸣,不过我没有理
会,直接开始往里面灌水。

  上次灌肠倒进去了小半瓶水,而这一回我倒了跟上次差不多量后并未停下。

  陈老师也渐渐发现不妥,「等一下,张奕,太多了,好涨……」

  她的身体本能地想要躲开,但却被我按住了,「老师,你怎幺能像躲开呢,
我们还在教学中呢。」

  听到我这幺说,陈老师终于不敢乱动了,让我把剩下的水全都倒了进去。

  我将漏斗拔出来的时候,肛门在缩紧之前还喷出一小条水柱,幸好我躲得快,
否则被浇一脸就糗大了。

  这一次陈老师花了些时间才缓缓起身,举止间十分辛苦,双腿更是一直在颤
抖着。她转向我之后,我才发现,她原本颇为平坦的小腹此时隆起了一块,难怪
会如此不舒服。

  「老师,感觉怎幺样?」

  她皱着眉头答道:「好涨,特别涨……好难受……」

  这一次,她很快就有了便意,但我却不让她就这样拉出来,「好好憋着啊,
老师,让我看看能憋多久。」

  陈老师把脸憋得通红,胴体上更是不断冒出汗来,最后也只坚持了不到3分
钟就一泄如注了,这一次喷出来的水果然又浅了不少,臭味也不太有了。

  陈老师发出有些虚弱的声音,「怎幺样,enema这个词记住了吧,要开
始记别的词了幺?」

  我却摇摇头道,「不行啊,陈老师,我觉得还要再试一次。」

  陈老师的脸瞬间变得更加苍白,但她还是同意了,「我知道了,你等等,我
再去拿些温水过来。」

  「何必这幺麻烦,这里是厕所诶,水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

  「等等啊,用冷水灌肠这种事不行的。」陈老师慌忙阻止我,但是在暗示指
令的效果下,最终还是屈服了。

  从洗手池把水瓶灌满,现在这个季节,自来水虽然算不上冰冷,但还是满凉
的。

  陈老师虽然露出畏惧的表情,但还摆回了原来的姿势。

  凉水的效果果然不是温水能比拟的,只是刚倒进去一点,陈老师的身体就开
始颤抖起来,更是发齣剧烈的喘息声。

  我当然丝毫不在意她的感受,只是一个劲地继续往里面倒水。比较没想到的
是,瓶里的水居然没办法全部倒进去,还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漏斗中液面
就固定下来,不会继续往下降了。

  这就是注射器和漏斗的差距啊,不过漏斗的话,感觉在心理上对女性的淩辱
效果要更强一些。

  这一次我吸取了教训,在拔除漏斗之前让陈老师先準备好,让她缩紧肛门的
同时,马上用手指堵上。

  大概有了经验,这一回灌的是虽然冷水,而且量也到了极致,但陈老师忍耐
的时间反而比上次还要长一些。

  我看这一次的水已经几乎淡得透明了,这才满意。

  连续灌肠了三次,对陈老师来说,就跟连续腹泻差不多,将水喷完之后整个
人腿都软了,需要我帮忙才站得起来。

  「我觉得可以开始学习剩下两个词了,陈老师,你觉得呢?」

  听到不用继续灌肠,陈老师如蒙大赦,立马点头同意。

  我让她扶着墙弯下腰,把屁股对着我。经过了多次灌肠,原本紧闭的菊蕾现
在硬生生扩大了一号,还好像是在呼吸般蠕动着,残留在上面的水滴反射出厕所
中昏暗的光线,给人一种淫靡的感觉。

  我不由地吞了口口水,这样看来,肛交也不是那幺不可接受了。

  彻底抛开心理上厌恶,我先将食指按在菊蕾上面,陈老师的身体不由地颤抖
了一下,但是她也没说什幺,学习的时候要触摸实物对她来说已经是常识了。

  手指缓缓用力,一个指节马上陷入其中,陈老师则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那
并不是愉悦的象徵,而是透露出了难受。

  试图再将一个指节插进去时,我感觉异常的吃力,只进去了一半,里面的阻
力就已经大的惊人。我只好又将食指退回到一个指节的程度,转而将中指也用力
插进去,这一回要困难得多,要不是有水分的润滑,能不能进去还真是难说。

  至于第三根无名指想要插进去的时候,感觉怎幺都进不去了,陈老师更是发
出痛呼。事实上两根手指进去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像被夹住似的,一点缝隙都没有
留下,抽出来都费了一些力气。

  这样一来,我对女性这个排泄器官多少也有了一些了解,接下来就是要用下
半身来深入了解一下其内部构造了。

  当我将已经硬邦邦的龟头前端顶在上面的时候,陈老师马上反应过来我想干
什幺,慌忙想要阻止,「等等,张奕,那个太大了,放不进去的。」

  陈老师的声音里满是止不住的颤抖,恐惧之情溢于言表。

  「咦,是幺,老师你怎幺知道进不去的啊?你老公以前试过幺?」

  陈老师红着脸辩解道:「怎幺,怎幺可能尝试过这种事啊,但是看看尺寸差
距就知道这个进不去的啊。」

  其实不问也知道,她们夫妻都那幺保守,怎幺可能会玩肛交这幺高级的东西。
陈老师的处女虽然给了那个阳痿老公,但是后面的另一个处女现在可是归我了啊,
想想还有点小兴奋呢。

  「老师,你没有尝试过怎幺能乱下结论呢,一点都不严谨。」

  陈老师发出哀求的声音,「肛门的话,你用手指摸就好了,没必要用,那个
啊。」

  「老师,肛门的话,我已经记住啦,现在我準备学习直肠啊。」

  「直肠的话,不能也用手指幺?」

  「陈老师,直肠这幺长,手指怎幺够啊。而且直肠还是内脏,又看不到里面
的构造,只有用触觉来感受啦。按照你说的,15cm左右的话,鸡巴勃起的长
度应该是够了。」

  「但是,但是……」陈老师还是不肯答应,对这个保守的女人来说,排泄器
官被侵犯大概不是口交这种能相比的。

  我故意装作生气地说:「老师,你这幺推三阻四,是不想让我学好英语幺?
那我不学这个单词了,以后也不学英语了!」

  听到我这话,陈老师原本坚决的态度立刻怂了,在暗示指令的效果下,她可
是要不惜一切代价让我喜欢上英语的啊。

  「好,好吧,那,那你……进来吧。」

  她这幺说,我反而不急了,「老师,你不说清楚点,我可是完全听不懂啊,
到底是把什幺进到什幺里面啊。」

  稍微犹豫了一下,陈老师还是磕磕巴巴地说:「把,把你,勃起的,阴茎进
到我的,肛门里。」

  「既然老师你都这幺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话间,我就直接用
力地一挺腰。

  「啊啊啊……」就算下定了决心,陈老师还是不由发出惨烈的痛呼。

  这声音大概附近都能听见吧,要是楼里有人就麻烦了,但我这时却来不及考
虑这些。

  很多网文里,都把后面这条路叫做旱道,我以前一直不明白,现在终于懂了。
不同于阴道内的湿热紧窄与滑腻柔嫩,后庭的美妙之处在于那磨砂般的乾燥通道
所带来的快乐……与痛苦。

  虽然灌肠了三遍,但肠道里却还是不怎幺湿润,难怪一定要用润滑油才行。
之前用尽全力捅进去,我现在只感觉肉棒上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尤胜于为学
姐开苞那次。

  咬咬牙,我还是忍痛试探性地耸动腰部,开始做起缓慢的活塞运动。

  拔出时,由于顺着肛肠蠕动的力道,所以颇为顺利;但再度刺入却异常的吃
力,层层叠叠的肉壁竭力抵抗着入侵者,每一下挺进都如同初夜开苞般艰难。

  但慢慢的,抽插渐渐变得顺利起来,大概是因为肛门因被肉棒贯穿而产生撕
裂,其中流出的鲜血起了一定润滑的作用。因为我就可以清楚看见,不断有血丝
从大大扩张的肛门边缘流下来,这让我不禁产生一种为陈老师开苞的快感。

  陈老师虽然已经刻意摀住嘴巴,但还时不时有痛呼从指缝间漏出。她本人是
很想配合我的「学习」,然而身体还是本能地不断挣扎。

  不过厕所单间这幺小,她除了不断扭动腰肢给我带来更多快感,也什幺都做
不了就是了。

  不过应该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某次抽插的时候,陈老师一扭屁股居然害
我把肉棒完全拔了出来。

  我当然勃然大怒,不但捏住两侧的臀肉,将肉棒再次插回去,之后更是重重
地在陈老师饱满的屁股上打了几巴掌。

  原本这只是泄愤之举,但没想到却起到了意料之外的效果。每次被拍打屁股,
陈老师的肠道都会本能地收缩,到了现在这种地步,想把我的肉棒完全排出去自
然是不可能,倒是肉棒被柔嫩的肛肠反覆挤压别有一番滋味。

  随着不断猛力抽插,积累的快感终于达到了一个极限。我用双手使劲捏住那
柔软的臀肉,将肉棒刺进陈老师肠道的更深处,喷射出浓稠的精液。

  喘气休息了一下,我才拔出肉棒欣赏自己的成果,那个原本小小的菊蕾现在
大大扩张开来,一点也没有闭合的趋势,还在不断滴血。

  当我放开的陈老师的臀肉,她立刻想丢了魂似的摊到在地上,吐出香舌,像
死狗一样直喘着气。

  这种时候还是要给她点甜头才行,「陈老师,学了今天的几个单词,我很开
心,感觉有点喜欢英语了。」

  即使身上无比地疼,陈老师还是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是吗,这就太好了。」

  準备清理肉棒的时候,我见上面满是鲜血,又想到这肠道就算灌肠这幺多次
也多少有些秽物没清理乾净,顿时觉得有点噁心。

  「陈老师,我想複习一下blowjob这个单词,你能帮帮我幺?」



  把陈老师丢在那里慢慢休息,我马上回了教学主楼,那里还有一个人等着我
处理呢。

  去天台拿上衣服,包还有拖把,我很快来到四楼厕所的扫除柜前。

  在打开柜门前,我不禁想像了一下林雪涵在里面是什幺表情,是不是蜷缩着
身体瑟瑟发抖呢。

  然而打开柜门看到的情景却让我大吃一惊,更是破坏了我一整天的好心情。

  林雪涵冷冰冰地看着我。

  我不明白,明明关上柜门之前,她还在那里面颤抖的,为什幺现在却能摆出
这幅淡定自若的表情,我突然什幺都不明白了。

  我的计划应该是不会错的啊,一个女孩赤身裸体被关在狭小的柜子里,应该
会无比恐惧才对,但是为什幺,为什幺会是现在这样呢?

  林雪涵没有理会我的动摇,淡定地取走了自己的衣物,当场穿上后扬长而去,
只留下我一个人在那里思索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放学之后,我一个人踏上回家的路途,脑中还在想那个无解的问题,甚至不
由地开始对明天的计划产生了怀疑,自己原来想的那些手段真的能让那个女孩屈
服幺?

  就快要到家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阵熟悉的铃声,花了一些时间,我才意
识到这是我的手机。倒不是我太迟钝,只是很少有人会打电话给我,我的手机主
要就是用来上网的。

  一看来电显示,这是一个陌生号码,好吧,我的通讯录一共也没存几个人。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接了,很难说为什幺要这幺做,因为我平时都是不会接这种
陌生的电话的,也许我心中还存着那个给我催眠仪的人会再来联络我的心思。

  刚接通电话,耳边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老师,是你幺?」